制約我國商業性地質工作發展的一些關鍵問題探討

2019-06-04



我國的固體礦產勘查投入已出現6連降的嚴峻局面,預計2019年下滑局面仍然不會改變,特別是市場資金投入風險勘查更是斷崖式下滑,從而造成一些資源大省的預查階段探礦權為零,普查階段的探礦權也很少。預查和普查是礦床發現的關鍵環節,如果這一階段沒有投入,那么,礦業的發展將成無源之水,礦業行業的發展將面臨嚴重問題,資源安全將沒有保障。

   造成這一局面的問題很多,例如,受到2012年以來礦業周期的影響,生態環境約束使一些地區礦產勘查開發工作退出以及成本的大幅上升,在上一輪礦業周期時大量投資人非理性投資受損嚴重而不敢再投入,缺乏風險勘查資本市場等等。2017年4月13日國務院印發了礦產資源權益金制度改革方案的通知(簡稱29號文),2017年6月29日財政部和國土資源部聯合印發了《礦業權出讓收益征收管理暫行辦法》的通知(簡稱35號文),之后各省先后出臺了實施細則和礦業權出讓收益市場基準價。這些文件的出臺,使礦業界在多重不利因素多年積累下來的負面情緒集中爆發,反響強烈,紛紛要求修改或停止35號文的執行。

   為此,中國礦業聯合會和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先后召開了新時代礦業權出讓收益制度改革與我國地質勘查行業高質量發展的座談會。在座談會,行業專家認為,礦業權出讓收益制度存在以下主要問題,并提出相關建議。

    一是探礦權的出讓金太高,市場資金不夠投資風險勘查項目。錯誤理解探礦權的屬性,把出讓探礦權混同于出讓資源或出讓土地,把探礦權統一歸到礦業權實行招拍掛,每平方千米探礦權的出讓收益不能低于各省制定的礦業權出讓收益市場基準價,而探礦權出讓的市場基準價太高,從而造成近些年來一些省份絕大多數探礦權流拍,出現預查階段探礦權為零的狀況。以青海省為例,在無任何地質勘查工作(空白區)或投入一定地質勘查工作但無成果的地區,市場基準價為2.2萬元/Km2;投入一定地質勘查工作且提交334資源量4.4萬元/Km2;如果已提交333以上資源量的地區,或者以找鉀鹽、鋰礦等鹽湖礦產的地區則更高。

   探礦權特別是預查和普查階段的探礦權是發現礦床和投資風險最高的關鍵階段,難于形成收益。根據有關統計,從探礦權項目到發現礦床的成功概率為3-5%,探礦權人獲得的探礦權僅僅是獲得風險極高的機會。如果這個階段收費太高,就會挫傷投資人的積極性,發現礦床的關鍵階段沒有投資,礦業產業鏈就斷裂,礦業發展就成為無源之水。

   因此,建議國家大幅度降低預查和普查階段探礦權市場基準價,鼓勵市場資金投資風險勘查。

   二是對財政資金形成的探礦權和市場主體形成的探礦權沒有區別對待,都是采取招拍掛,影響市場資金的投入。探礦權是在基礎地質調查和區域礦產地質調查基礎上,通過綜合研究和野外踏查,綜合考慮生態環境和各類規劃等要素后圈定的具有較大找礦前景和較好商業投資價值的區塊,確定探礦權區塊需要開展大量的工作。如果這些工作是由各級財政資金投入形成的,這類探礦權實行招拍掛是合理的。如果探礦權區塊是由市場主體投入工作后提出的,這類探礦權也實行招拍掛的話,那么市場主體為確定探礦權區塊的投入和勞動以及所產生的價值就不能得到體現。另外,主要由礦產資源主管部門來確定探礦權區塊,在區塊的范圍、大小、主攻的礦種等也未必符合市場的需要,也不能好好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作用。

   因此,建議財政資金投入形成的探礦權實行招拍掛,市場主體投入形成探礦權實現申請優先的方式授予探礦權。

   三是把未來才能實現的收益按照現在已實現收益處理,從而把一些本是經濟可開發利用的礦床變為不經濟的礦床,投資人無法進行礦山建設和生產工作,同時,也影響生產礦山深邊部找礦的積極性。根據規定,采礦權人在取得采礦許可證前,需要按照詳查報告提交的主礦種及共伴生礦種的資源儲量支付礦業權出讓金。出讓金額度比較小時需要一次交清,出讓金數額較大時可分期繳納,首次繳納比例不得低于采礦權出讓收益的20%,剩余部分在采礦權有效期內分年度繳納。一個礦床開采年限短則十幾年,長則幾十年甚至超過百年。而采礦權出讓金比較小的礦床,一般都是小型礦床,這類礦床的采礦權人往往也是投資能力有限的企業。一次性或在較短的時間內交清出讓金,對企業都是一個非常大的負擔,甚至無法承擔。

    因此,建議出讓金按年度實際產量繳納。

   四是市場基準價高且確定不盡科學合理,把不經濟的礦產資源量按照經濟可采的儲量計征,把不確定的資源量按照確定的資源儲量處理。在核算采礦證出讓金時是按照詳查報告提交的主礦種及共伴生礦種的資源儲量為基礎計算的,一般333以上級別的資源量計征出讓金,但有些省份334這類預測的根本不靠譜的資源量就要計征出讓金。在資源儲量中,根據工作程度的不同,提交的資源儲量的可靠程度級別也不一樣,331級別資源量的可信度一般在85%左右,332級別的資源量可信度在70%左右,333級別資源量可信度在40%資源,334屬于預測的資源量可信度更差。同時,提交的資源儲量中,只有經濟和邊際經濟的才是現有技術經濟條件下可采的儲量。

   同時,由于礦產品的價格變化大,市場基準價一次性確定,市場基準價一次性收取,這種方式既也不盡科學合理,也不符合市場規律。

    因此,建議市場基準價的確定應更加科學合理,采礦權出讓金按照從量從價計征。

   國內商業性地質工作面臨的這些挑戰在未來的三五年內可能都難于改變。但任何事情都有其兩面性,在看到不利一面的同時,應看到這些影響所帶來的機會。可以預見,近些年可能會有大量礦權被放棄而釋放出來,還有一批因為超過期限而又無法轉為采礦權的探礦權會遭滅失,一些礦山由于資金等問題需要需求合作或轉讓,這將為有實力的企業低成本獲得具有商業價值的礦權帶來機會。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河北快三软件